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学习资料

您现在的位置: 学校首页 >> 学习资料 >> 正文
从构建“和谐校园”审视依法治校的几点思考
作者: 发布于:2013/07/04 14:12:58 点击量:

“和谐社会”是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它要求这个社会的每一个领域和环节都必须为这个中心服务,以锻造出一个和谐的共同体。而对于高校这个高级人才的培养中心,尖端技术的集散地和高新型创业体的孵化器,“和谐”二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构建“和谐校园”应该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对于高校自身,这又是一个自我透视、自我诊断和自我完善的发展新思路。

  从依法治国到依法治校,从“和谐社会”到“和谐校园”,看似简单,但这绝不是单纯的套用模式,因为任何组织忽视法治力量在建设“和谐社会”过程中的作用,都必然会失去方向和原则。对于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最权威的概括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建设“和谐社会”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民主法治,而将民主法治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特征和重要要求,对高校构建“和谐校园”具有极其重大的借鉴意义。

  一、凝聚人心,依法治校是构建“和谐校园”的根基力量

  从学校章程的制定到各项管理制度的公正公开,从依法建立教职工工会和教职工代表大会到实行校务公开及完备校内监督机制,高校依法治校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如何有效制约和合理运用公共权力上。这种政治民主性,反映了广大师生员工在构建有序化的高校组织和秩序的目标下追求自由、平等和人格独立的共同要求,是高校领先于其他社会组织趋向文明的必不可少的制度化特征。所以康德认为“文明的社会组织是唯一的法治社会”,而高校的“文明”在于它的成员即师生员工具有宪法规定的自由、平等和人格独立三种不可分割的法律属性,生活在依据“普遍的、外在的和公共立法”所形成的法律权威和权力之下。“和谐校园”的一大标志是在高校决策方面形成多元化决策机制,即民主决策,而由此衍生出来的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都是民主法治在高校的具体实施和体现。多元化决策机制能否实施、实施的深度如何、是否流于形式、是否真正服务于师生员工,都取决于“和谐校园”构建中法治力量所惠及的范围和实施效果。

  成员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知情权得到认真落实,公民意识得以张扬,是任何组织得以“和谐”的基础。人权得不到有效保障,就无真正和谐。建设“和谐校园”需要所有人力量的集合,也就是说 需要每个人都为这个构建过程加油助力。借鉴现代法治精神,我们发现,依法治校就是尊重师生员工作为法律关系主体的资格和地位,强调法治的力量和作用就在于充分调动和发挥作为法律关系主体的广大师生员工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从他们的内在需要出发来规范、调整和引导人的自觉行为,而充分尊重那些以前往往被忽视的群体的主动性和参与意识,就需要有明确的规章制度予以确认。

  因此,依法治校是成员基本权利的保障,也是“和谐校园”的根基力量。

  二、关注人性,依法治校是构建“和谐校园”的价值取向

  法治的本质决定了依法治校本身就充分关注人性,而和谐正是将人性上升为制度。人性既有阳光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和谐社会与稳定社会的不同之处的一个重要表现就在于此,稳定社会只表现了人性阳光的一面,而隐藏了消极的一面,和谐社会却是不仅仅要将每个人的阳光汇集成这个社会的阳光,还要充分关注人性消极的一面,和谐社会不怕出现问题,更不怕解决问题,只怕问题隐而不彰,作为一个定时炸弹时刻存在于我们周围。所以,我们需要确立一种制度,让那些不能在制度的威慑中自生自灭的人性的陋弊袒露出来,化解在阳光之中。学者乐黛云曾指出:“‘和’的主要精神就是要协调‘不同’,达到新的和谐统一,使各个不同事物都能得到新的发展,形成不同的新事物。”,所以,和谐的产生有赖于对人性整体的关注,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性的不同侧面有机会融合在一起。有人曾撰文指出“一团和气”的诸多危害性,我却不敢苟同,一团和气的局面我们当然需要,只是还要在这团和气中体现出正气罢了。

  三、直面诉讼,依法治校是构建“和谐校园”的系统保障

  从1998年年末的“田勇案”开始,一石激起千层浪,接下来的几年,以往人们心目中的象牙塔被屡屡推上被告席,这极大的冲击了社会对高校的传统定位。高校被师生起诉,一方面反映了我们正处在一个“走向权利的时代”,人们的权利意识得到了普遍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包括莘莘学子们都在“认真地对待权利”并“为权利而斗争”,另一方面,高校诉讼之所以成为近年来社会的热点和焦点,与高校的特殊地位密不可分,但更多的则是由于高校在管理过程中确实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严重的问题。

  首先就是新中国高校发展的历史给了转型期的高校一个沉重的负担,高校是“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一说虽言过其实,但高校的管理部门对高校的法律地位定位不清,却实实在在的给了高校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已经掩护高校在行政诉讼面前泰然自若的打了几十年的擦边球。但自从“田勇案”开始,在日益增加的败诉面前,高校作为事业单位法人是具有部分行政授权的行政主体的事实,不仅在司法界达成了共识,更让高校自身骤然猛醒。其次,残留在高校内部的,一些仍然以计划本位为核心的管理体制为高校走向法治化设置了重重障碍。解析那些高校诉讼,我们不难发现,往往问题就出现在一些过于抽象笼统的规章制度中,那些以往常常被认为机动性强,可操作性大的管理条款在严格的司法审查下漏洞百出。

  最高院有关“将高校招生、学历发放、教师资格处理和学生退学等方面的教育纠纷纳入行政诉讼范畴”的司法解释最终能否出台,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高校的行政权力接受司法监督和审查势在必行,那么我们能否直面也许即将如潮而来的诉讼,就取决于“和谐校园”建构过程中高校依法治校工作的进程和深度。通过比较近年来教育界和法学界对高校依法治校方式的诸多探讨,笔者认为,在适应构建“和谐校园”的发展趋势下,高校直面诉讼,应该着重加强依法治校以下两个方面的工作:

  1、培养规则意识、转变管理观念。规则是社会运行的基石,是社会有序运转、人与人和谐共处的基本元素。成员的规则意识、法律意识是衡量一个社会组织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构建“和谐校园”,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要充分发挥依法治校的宣传和学习功能,以培养高校包括管理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在内的成员的规则意识和法律意识。特别的,针对管理者而言,树立法治观念、确立“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从以“管理”为目的向以“服务”为宗旨转变,从“权力本位”观念向“权利本位”观念转变,开辟民主管理的新途径,激发广大师生员工关心学校发展,参与学校建设的热情。同时,也促使管理者从“高高在上”的观念中走出来,与师生进行平等的对话,以此在校园内创造一种宽松的环境。

  2、借鉴人文精神,对接法治建构。从近几年管理过程中所引发的高校诉讼来看,人性尊严正在从一种潜在需要迅速地成为显性需求,人们越来越追求教育管理过程中的自由、公平、正义与平等,越来越重视高校制度对人的尊严的确认和维护。然而,目前高校管理制度总的特征是抽象、笼统、粗糙、过于严厉,虽然在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我们发现了很多令人振奋的改变,但是,无论在实体上还是在程序上,都还需要高校在接下来的制度调整中,加以确认,可以说,新规定的具体实施范围和效果都有赖于高校在根据自身情况细化程序步骤的过程中,对其的领会和认可程度。因此,高校的依法治校工作要尤其重视新规定将引发的连锁反应,及时调整那些与法律法规相抵触,漠视师生员工合法权利的规章条款,遏止人治管理抬头,实现人文与法治的建构与对接,为和谐校园的构建提供规范化、制度化、程序化的法律保障。

  国无法不治,民无法不立。如果说一个依法治国、崇尚法治的国家,必然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的话,那么在依法治校的不断推进中,一个富有正气、理性和人性关怀的高校、一个和谐的高校则指日可待。




上一篇:吉林农业科技学院依法治校工作手册

下一篇:教育部要求学校设教师申诉或调解委员会处理纠纷